首页 > 税案

365体育投注

谢旭 邹飞鹏 本报记者 陈俊峰 

一企业停业一年后变更法定代表人,两个月开出数亿元增值税发票。多部门联合行动,揭开一个特大虚开增值税发票网络。目前已锁定多地上千户企业,确定涉案金额近百亿元。

近日,国家税务总局深圳市税务局汇总信息显示,一起纵跨深圳、上海、河北和沈阳等地的特大虚开增值税发票案成功收网。目前税务、公安、海关、银行等部门已联手揪出涉案犯罪团伙14个,捣毁犯罪窝点32个,抓获犯罪嫌疑人50名,锁定涉案企业上千户,确定涉案金额近百亿元。作为四部门联合启动打击虚开增值税发票骗取退税两年专项行动后的首记重锤,此次行动在多地产生了震慑性影响。

停业一年的企业突然大量开具发票

2018年5月的一天,深圳市福田区税务部门在日常风险管理过程中发现,辖区内一家名为深圳市HT管理公司的企业,自2017年5月起停止了经营业务,不再领开发票、缴纳税款。2018年4月,该公司变更法定代表人为蔡某,之后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内开具了数亿元增值税专用发票,涉及各类货物。

“一个停业了一年的企业,在变更法定代表人之后怎么突然经营就火起来了?如何能在两个月的时间内开具金额高达数亿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且涉及各类货物?这家企业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重大嫌疑。”福田区税务部门作出初步推断。

随即,福田区税务部门对这家企业采取了锁票等风控管理措施,同时将有关线索移交给深圳市税务稽查部门。

分析移交线索后,深圳市税务稽查部门认为这些线索很可能会牵扯出重大案件,立即与深圳市公安局经侦局联系。很快,税警双方组建了专案组。

一个手机号码引出买卖发票黑中介

在案头分析环节,专案组对HT管理公司进行数据信息筛查后发现,该公司申领发票经办人的手机号码竟然关联了852条邮寄发票记录,涉及企业408家,而收件地址均指向一处——深圳市宝安区A大厦某房间。

专案组立即根据这个电话号码和A大厦某房间的地址进行排查,发现在该地址注册了一家企业,名为深圳市ST管理公司,主要控制人为陈某。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这是一家从事工商注册、税务代理的中介公司。

这家中介公司是纯粹为HT管理公司提供申领发票服务吗?它真有那么多代理业务客户吗?带着疑问,专案组利用税务部门大数据系统分析有关发票的流向,发现ST管理公司有买卖发票的重大嫌疑。

随后的调查信息显示,ST管理公司在从事所登记代理业务的同时,悄悄做着买卖空壳公司的非法生意。

排查资金流水,虚开网络显现

为尽快找到证据,专案组经过研究决定排查ST管理公司及其控制人陈某的资金流情况。

在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的协助下,专案组经过大量数据分析,基本掌握了ST管理公司及其控制人陈某的银行资金流水情况,发现深圳市的詹某、谢某、刘某和蔡某等人与ST管理公司及其控制人陈某有密切的业务往来。

顺藤摸瓜,步步排查,专案组发现了一个组织严密、运作隐蔽的虚开发票团伙网络:

上述中介机构ST管理公司先以每户5000元的价格购买空壳公司,购买内容包括公司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公章、私章、公司银行卡和银行U盾等资料;之后利用所购买的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注册多家同法定代表人的空壳公司;等从税务局申领到增值税专用发票后,以每户11000元的价格,将所掌握的空壳公司连同首次领到的发票,转手卖给詹某、谢某、刘某和蔡某等下游虚开发票团伙。

通过税务大数据系统排查,专案组摸清了詹某、谢某、刘某和蔡某等团伙虚开增值税发票的流向,发现其中大部分发票并没有流入深圳本地企业,而是流向了江浙一带由刘某控制的虚开发票企业,经由刘某控制的企业“集中洗票”后,最终流向了河北省的职业虚开发票团伙。

购买空壳企业,疯狂“翻领”“洗票”



专案组查获虚开证据,其中每个文件袋里都装着一家空壳公司的完整资料。

通过外围调查和对有关人员询问,专案组发现这些虚开团伙为尽可能多地获取非法利益,无所不用其极。

詹某、谢某、刘某和蔡某等虚开发票团伙,在向上述中介机构控制人陈某购买空壳企业后,委托其在收件人信息虚假的情况下邮寄空白发票,并于当月收到空白发票后立即抓紧时间对外暴力虚开,他们称之为“第一春”。如果所购买的空壳企业能再次申领发票(他们称之为“翻领”),他们就在本月纳税申报前,即次月的15日前第二次申领发票,并于次月15日前把这些“翻领”发票全部开出。

由于这些虚开团伙有大量空壳企业,有大量虚开发票用户,拿到大量空白发票后,他们为了在短时间内把“翻领”发票一次性开出,往往通宵达旦虚开发票。为不引起周围人怀疑,他们专门在发票打印机上套装泡沫纸,以消减打印发票的声音。

这些虚开团伙非常狡猾。刘某在从上游环节获得虚开发票后,通过自己控制的多家企业跨地区相互开票,比如由其控制的A企业开给B企业,再由B企业开给C企业,人为延长增值税抵扣链条,俗称“洗票”,以躲避税务部门的监控。之后,刘某将增值税专用发票开给河北省的职业虚开发票团伙,后者利用其与下游实际用票企业在同一地区的条件,开出“更为合理”的虚开发票,再次躲避税务部门的监管。

经查,上述黑中介团伙通过不断倒腾大量空壳公司、虚开增值税发票,在半年时间内即非法获利400多万元。

在查处刘某虚开团伙的过程中,专案组发现沈阳的王某、林某等四个暴力虚开发票团伙均属于刘某团伙虚开发票。

至此,专案组基本查明这是一起横跨多个地区的特大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涉及黑中介、暴力虚开、集中“洗票”和对外职业虚开等多个环节。

横纵联合,涉案地多部门同时收网


深圳市税务局召开收网行动会议。 

在案件查办过程中,专案组走访了上海、沈阳、河北等地,与当地公安部门成立多地联合专案组,共同研究案情。其间,四部门部署打击虚开发票骗取退税违法犯罪两年专项行动会议在京召开,源起深圳的这起跨地区特大虚开增值税发票案联合收网成为专项行动部署的首次重大行动。

联合专案组经过缜密研究,9月5日以深圳为主战场,同时在上海、沈阳等地发起联合收网行动。行动当天,在多地税务、公安人员的共同努力下,涉案团伙被全部摧毁,主要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实现对有关虚开犯罪的全链条、穿透式精准打击。这次行动,仅深圳就出动税务人员80人、公安干警150人,抓获犯罪嫌疑人39名,摧毁虚开团伙9个、犯罪窝点14个,现场查获涉案现金407.8万元,扣押了大量作案工具。行动合计捣毁涉税犯罪团伙14个、犯罪窝点32个,抓获犯罪嫌疑人50名,确定涉案企业上千户,涉案金额近百亿元。

据办案人员介绍,该专案与前两年的类似案件相比,虽然深圳的涉案空壳公司较多,但虚开总额仅占该案总金额的10%左右,且每个空壳公司虚开金额都较少,这表明深圳地区的虚开正呈现下降趋势。这主要得益于深圳市税务局在严打涉税违法行为的同时,采取了一系列防控措施,比如构建增值税发票立体防控体系,及时监控暴力虚开等涉税可疑数据,采取快速识别、精准定位、自动触发暂停供票、税务稽查等应对措施,实现早发现、早预警、早应对、早打击。

深圳市税务局稽查局副局长黄凯明表示,这个专案充分体现了四部委联合打击虚开骗税违法犯罪的强大战斗力,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有利于进一步加强深圳税务、公安、海关和人民银行四部门的合作,加快实现信息共享,推进跨区域执法协作,形成综合打击效应。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