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络报

365体育投注

红红火火的金猪年就要来了,贴上“税合”剪纸,挂起“税愿”春联,国家税务总局淮北市税务局办税服务厅洋溢着浓浓的节日气氛。各个窗口前,税务干部还在忙着办理年前的最后一批业务,为的是让纳税人高高兴兴迎春节。这些税务干部中有16人家在湖北、河北、山东、江西等省市。他们和所有异乡人一样,忙碌了一整年,如今怀揣着抢来的车票,等着归乡,盼着团圆。

那一道芹菜肉丝

孟依凡(右)


“依凡,过年回不回家?”“回啊,车票都买好了。”“那你回家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嗯,我想想啊。眼下,我最想的就是和家人一起包饺子、吃团圆饭。”

孟依凡,山东菏泽人,到淮北市税务局工作两年多了。菏泽与淮北相距近250公里,坐大巴车大约5个小时。

依凡工作起来兢兢业业,周末也经常到单位加班,只有节假日才会考虑回家。每一个独在外乡的孩子都是妈妈心疼的牵挂。依凡的妈妈也是如此,每次打来电话都要问她吃得习惯吗、睡得好不好。

互相惦念的母女说笑间永远是家的味道。“我最爱吃芹菜炒肉丝,每次节假日回家,家里的饭桌上顿顿都有芹菜肉丝这道菜。回单位前,我妈还会打包一份在行李里,让我带回来吃。”“那你吃腻了吗?”“怎么会,妈妈做的菜永远吃不腻。”

今年元旦,依凡又被票证月结的问题拦住了回家的脚步,准备加班。“没事,凡凡,你回不来,妈去看你。”妈妈在元旦假期前一天就坐车来了淮北,在依凡租的房子里开始为女儿准备一日三餐,当然,少不了那香喷喷的芹菜肉丝。一转眼3天假期过去了,妈妈回了菏泽,依凡笑着对小伙伴说:“每次我妈来看我,都给我做很多好吃的,看我全吃光她就特别开心。你们看,这个假期我又吃胖了!”

那一沓淡蓝车票

郭灿(左)


“灿哥,过年带媳妇回家吧?”“当然了,爸妈都等着呢。我爸刚做了一个大手术,前几天我工作忙没回去陪护,春节放假我得回去好好照顾他。”

郭灿,父母在安徽宿州,他在淮北工作,妻子在淮南。夫妻二人相距近200公里,乘火车4个多小时。郭灿2015年工作以来,一直在三地之间来回奔波。更巧的是,郭灿的媳妇也是税务部门的,在淮南市税务局就职。“昨天整理抽屉的时候,发现我有一堆车票,宿州来回的、淮南来回的,这几年摞起来有这么高。”郭灿一边吃饭一边比画着。“灿哥,多久能见一次嫂子啊?”“不好说,我忙的时候她来看我,她忙的时候我去看她。但是经常两个人都忙,毕竟都是一个系统的,有啥新任务基本忙起来都是同步的。一般半个月见一次,忙的时候一个半月也未必见一次。坐车加上两头时间差不多得一天,见了面也就吃两顿饭的工夫。”

去年的一个周末,郭灿和妻子约定好回家,但临时有培训又取消了。到了周六晚上,郭灿结束培训回到家中,看到妻子正发着高烧,心疼又愧疚。妻子安慰他:“就是普通的感冒,能有多大事。我知道你现在忙,机构刚合并,我们也忙。你就安心工作做好培训,我理解你支持你。等过了这阵子,咱们再一起休假旅行。”听着妻子温柔的话语,郭灿使劲点点头:“一定,到时候你想去哪儿我就陪你去哪儿。”

那一缕深藏惦念

龙飞虎(左)


“飞虎,你都好久不回家了吧?”“是啊,今年太忙了,我居然一整年没回家。还好就要过年了,我可以回去看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了。”

龙飞虎,家在江西吉安,离淮北约1000公里,回家路上最快也要十四五个小时。

路途的遥远决定了飞虎回家的次数少得可怜,除了国庆、春节这样的长假,他平时基本都不回家。2016年,飞虎到淮北市税务局工作后,他的女朋友也随他来到淮北,成为一名教师。去年,因为长假期间局里的工作比较忙,飞虎和女朋友没有回家。“老婆,你想家吗?”“想啊,想我爸我妈,还想吃家里的永新血鸭,还有辣椒线蛋,还有干笋炒肉……上次我爸寄过来的干笋根本不够吃。”“说得我都饿了,直流口水。那你后悔跟我来吗?”“不后悔,跟你在一起,在哪里我都愿意。”又是想家,又是想家里的美食。离家的人,思绪飞得很远……

飞虎的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都是近80岁的人了。年纪大了的人,最期盼的就是全家团圆。飞虎从小就和几位老人亲近,离家工作后,总是惦念着老人们的身体。可是飞虎在政务服务大厅的代开发票窗口,工作繁忙且不便缺岗,所以飞虎从来没有请过一次探亲假,总是坚守在第一线。每逢周末,飞虎就用手机与家中老人视频聊天。看着屏幕里日渐苍老的亲人,男儿有泪也不轻弹,只有把那一缕惦念深藏心底,默默期盼老人安康。

在淮北市税务局,像依凡、灿哥、飞虎这样工作在一线的新生代税务人还有很多。他们甘于忍受思乡思亲的孤独,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奉献,把淮北当作自己的第二故乡。你若问起“你在他乡还好吗?”他们会由衷地回答——此处心安是吾乡。

作者:文/王昱骁 图/丁星火 朱良法

编辑:孟易瑾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