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推荐

365体育投注

记者 寇红

“减税降费2万亿好!”“政府干的,都是人民盼的!”“跟上国家政策,老人、企业、我们的幸福日子来了!”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的网民留言处,记者看到了对国家税收政策的一个又一个点赞。为更好理解政府工作报告中有关今年实施更大规模减税决策部署的意义,及其给百姓生活带来的影响,记者日前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财税研究所首席教授朱青。

记者:此次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实施更大规模减税等多项举措。您作为财税专家,体会最深的一点是什么?

朱青:最深的体会是减税力度大,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增值税税率下降3个百分点的幅度超预期。

记者:您怎么理解降低增值税税率的意义?

朱青:我认为,这次降低增值税税率,对提升老百姓的消费能力是有积极意义的。

记者:降低增值税税率对老百姓消费有什么影响?

朱青:我们在市场上看到的商品价格,都含有增值税、城市维护建设税等税金,只不过没有单独标示出来而已。制造业等行业增值税税率下降3个百分点,商品价格中的增值税部分也相应减少,商品零售价自然就会降低。另外,企业在缴纳增值税时,还要按增值税额的一定比例缴纳城市维护建设税和教育费附加,这部分税费也要计入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并由消费者负担。如果增值税减税了,这部分税费也会跟着减,所以减税效果并不限于这3个百分点。影响老百姓消费有两个因素:一是消费能力,二是消费意愿。在收入一定的情况下,市场上商品价格的高低会直接影响老百姓的消费能力。商品和劳务降价等于老百姓的购买力得到提高,消费能力也更强,这无疑有利于扩大消费。

记者:有人担心,增值税税率下降,如果销售商不降价,老百姓还是享受不到税收优惠,您怎么看?

朱青:举例来说,现在市场上零售价100元的一件商品,价格中含有增值税额13.79元,不含税价是86.21元。如果按13%的税率征税,其零售价就从100元降为97.42元。当然,零售商也可能不降价,还按原来100元价格出售这件商品,但由于所有商品的适用税率都降到13%,别的零售商也有了降价空间,同样的商品别人卖97.42元而你卖100元,就失去了价格优势。所以降低增值税税率后,只要是在充分竞争的前提下,商品的零售价迟早都要降低。去年增值税税率从17%降到16%以后,有许多企业就宣布产品降价。比如我看见有一款手机,原零售价是8838元,后来降到8762元,降了76元。为什么要降价?就是因为8838元的零售价适用17%的税率时,不含税价为7553.85元,计算公式为8838÷(1+17%),税率降低1个百分点后,增值税额减少约76元,所以这款手机的零售价相应降低了76元,新价格就是8762元。

记者:增值税税率下降,老百姓的消费能力得到提升,意义何在?

朱青:当前中国365体育投注下行压力加大,稳增长成为宏观调控的一个重要内容。从短期看,365体育投注增长需要“三驾马车”拉动,尤其是消费。近年来中国消费的增长动力有所减弱,加之投资增速下降过快,内需明显不足。增值税税率下降后,企业在市场竞争压力下还得继续降价。东西便宜了,买的人也就自然多了,消费规模得到进一步扩大。从这个角度看,这次降低增值税税率,对稳增长是有积极意义的。

记者:在降低企业税收负担方面,此次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普惠性减税与结构性减税并举,您是如何理解的?

朱青:此次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普惠性减税与结构性减税并举,重点降低制造业和小微企业税收负担。结构性减税是有针对性的减税,是特定纳税人可以享受到的减税。例如最近国家出台的对小微企业的减税措施,对月销售额10万元以下的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免征增值税等。对小微企业降低增值税税率,说明对生产和经营同一产品和服务的小微企业给予了特殊关爱:一方面它们可以制定较低的价格从而扩大销路,另一方面如果不降价则利润空间就有所扩大。结构性减税是一种精准减税。这次增值税普降税率,就是在结构性减税的基础上出台的普惠性减税措施。普惠性减税就是所有纳税人都可以享受到的减税,像这次增值税税率由16%下降到13%,无论是什么类型的企业,大企业还是中小企业,只要生产和销售货物,都可以适用13%的税率。普惠性让减税的受益面更广。

记者:目前一些企业为减轻资金周转压力,提出留抵税额能否及时退给企业,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朱青:增值税留抵税额是目前一些企业面临的一个实际问题。留抵税额就是企业购买货物的进项税额大于当期销售货物缴纳的销项税额之间的差额,比如企业购买原材料发生了1000万元的进项税,但当期只缴纳400万元的销项税,就有600万元的留抵税额。留抵税额实际上占压着企业的资金,如果数额过大会影响企业的现金流。当然这600万元的留抵税额可以往以后时期结转使用,冲抵以后时期的应纳税额。但有的企业进项税率高,销项税率低,这样就可能长期出现留抵税额。为了减轻企业资金负担,国外对留抵税额要定期退给企业。但国外的增值税都是中央(联邦)税,而在我们国家是中央、地方共享税,目前是五五分成,这样就给退税带来了很大困难。比如北京的企业从广东企业购货,生产货物的企业缴纳的增值税一半留给了广东,北京企业发生的留抵税额谁出钱来退就成为难题。让中央财政出钱退,中央财政只收上来一半税收;让北京财政退,北京财政从这笔进项税中没收一分钱。这就使留抵税额退税出现了障碍。另外,还有增值税发票虚开的问题,如果放开留抵税额退税,可能还会刺激这种现象的发生。看来,彻底解决留抵税额的问题还需要具备一定的条件。

编辑:孟易瑾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