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税收文化 > 文学

365体育投注

钱立海

静夜无眠,落雪无声。这六角的精灵,以其洁净晶莹,安慰着草木荒凉的大地。天地染白,万籁俱寂,雪夜往往令人心驰神往。品读经典可以发现,千百年来,无数贤俊之士曾演绎过一段段雪夜逸情,而堪称极致的,当数王子猷和张岱。

王子猷是大书法家王羲之的第五个儿子,才华出众,卓荦不羁。《世说新语》中有一则他的故事:“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这段文字真是韵味无穷,王子猷在雪夜访戴,故事本已新奇;“经宿方至”,却又“造门不前而返”,结局就更加让人惊叹,足见王子猷洒脱不羁的性格,以及对“兴致”和“过程”的重视。仔细想想,其实,世上最美的风景就是沿途的风景,美的价值也正是在于过程而不拘泥于目的。千百年来,恰恰是“兴起”“兴尽”这两个刹那,长久地定格在了人们的脑海中,成为永恒。

张岱是明朝人,一生历尽繁华,也阅尽苍凉,其经历和文字都颇令人感慨,尤其是他性格中与生俱来的率性一面,更是让人钦佩。他传诵最广的作品,无疑是《湖心亭看雪》。

崇祯五年(1632年)十二月,杭州大雪飘了三日,张岱在雪夜里,着毳衣、举火炉,乘小舟往湖心亭而去。这一去便给后人留下了千古绝唱:“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片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一痕、一点、一芥、两三粒,宛如国画中的写意山水,寥寥几笔,包含了诸多变化,长与短,点与线,方与圆,多与少,大与小,动与静,浑然交织,全文寥寥150余字,为我们绘出了一幅空灵、淡雅、宁静、清绝的国画,这是何等旷达,又何等幽绝!其中的简淡幽远、气定神闲意韵,以及与天地自然的心灵相通,让无数读者心荡神驰。

有些美景和心境,只适合一人“独享”,“不足为外人道”。或许正因如此,当作者来到湖心亭,发现这里竟有人铺毡对坐,烧炉煮酒时,他苦心经营的氛围,便被打破了,一场天地肃穆之际的“独行”,因毫无预期的其他人的“闯入”,而失却了原本的意境。作者只好强饮三大杯后离去。张岱的这种“痴”,痴得可爱,痴得高洁。

“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也好,“独自前来,强饮而归”也罢,这两场雪夜中上演的率性而为、洒脱俊逸的趣事,都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飘舞的雪花,在王子猷、张岱的笔下,拥有了相似的灵魂。同样,雪的纯真,也见证了他们至情至性至纯的逸情,真可谓:“行以当行乃千古真正之风流,为所欲为乃人间大气之文章。”

(作者单位:国家税务总局安庆市税务局)

编辑:孟易瑾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